南烟笑了起来。

但细想想,她慢慢的蹙起了眉头。

永平去跟心平说了两句话,这丫头就乖乖的吃饭了?她是因为饥民那件事跟祝烽顶牛,才会被关起来,而且赌气不吃饭,如今这么乖乖的吃饭,难道,永平跟她说的,是饥民的事?

这么小的丫头,也成了她姐姐的耳报神了?

她想了想,对若水说道:“你让得禄去打听打听,陈玄陈大人今天去做什么了。还有,咱们离开之后,御书房那边有没有什么其他的动静。”

若水点点头,立刻下去了。

大概过了一盏茶的功夫,得禄回来禀报:“娘娘,陈大人出宫之后就回府了,一直没再出来。”

“他回府了?”

南烟皱起了眉头。

饥民劫粮食这件事算是发生在他的治下,就算不是,但粮食是金陵这边运出去的,怎么的也应该他去解决,怎么事情还没解决,他却反倒出宫回府,好像置身事外了?

她又问道:“那,御书房那边有什么动静吗?”

得禄说道:“皇上一整天都待在御书房里,连午膳都没传,幸好顺公公把娘娘送过去的茶点给皇上送进去了。不过后来听说,皇上传了锦衣卫都指挥使樊大人进宫见驾。”

短发柠檬少女带来冬天的清新

“樊英奕?”

要说锦衣卫四大指挥使,南烟跟黎不伤显然是最熟悉的,方步渊跟着祝烽出宫几次办差,也算是有些来往,最不熟悉的就是梁丘和樊英奕,这两个人常年留在京城,是专为祝烽打听消息,办一些机密的差事,她知道朝廷的手段不可能永远光明正大,哪怕阳光再盛的地方也会有阴暗面,有一些事情,也得有这样的人去办,所以,她很少过问这两个人。

祝烽在这个时候召见樊英奕,显然是把饥民劫粮这件事交给他去办了。

得禄接着道:“只是,樊大人离开御书房后,下剩的事,奴婢就实在打听不到了。”

南烟轻轻的点了点头。

这一点就不关他的事了,樊英奕乃是锦衣卫都指挥使,他的行踪如果都那么容易被打听到,那才是要命的事。

只是——

为什么祝烽会把饥民劫粮这件事交给他去办?

不知为什么,南烟的心里隐隐的,有一点不安,像一盏风中的烛火在颤抖着,却始终坚持着,不肯熄灭那一点诡异的光芒。

一转眼,又过了两天。

这天下午,太阳毒辣辣的晒着,整个翊坤宫的地面被烤得都要焦了,院中的花木也蔫儿耷耷的几乎被晒出油来。南烟睡了一会儿午觉起来,燥热得厉害,便又坐到窗前开始抄佛经。

这时,宜妃来了。

她一进翊坤宫,看见贵妃又在抄佛经,忍不住叹了口气,走过去说道:“姐姐,你就真的不着急啊?”

南烟抬头看了她一眼,又低下头去继续写。

说道:“急什么?”

宜妃道:“心平都被关了两天了。”

南烟轻笑了一声,拿笔蘸了蘸墨,说道:“她虽然是被关着,但每天好吃好喝的——在外面本宫还不准她吃那么多,被关着倒好,连管她的人都没有了。东海天天还求着她多吃两口,生怕她饿坏了出来不好交代,那日子可惬意着呢。”

宜妃道:“到底不是个事儿啊。”

南烟总算把这一篇抄完了,拿起纸来吹干了墨渍,再抬头看向宜妃,叹了口气,道:“就算如此,那本宫又能做什么?”

宜妃道:“好歹再去跟皇上说说啊。”

南烟道:“这两天皇上为正事烦心呢,连我这翊坤宫的大门都不进了,怎么求情啊?”

这两天,祝烽都歇在寝宫,没有再踏进翊坤宫。

南烟也知道,他是因为关了心平,暂时不想跟自己再拉扯什么,所以不愿过来,可他也不想给人什么不好的揣测,所以,虽然没有再过来翊坤宫,但每天用膳的时候,总有一两碗新鲜的菜肴被送过来,下午酷暑难耐的时候,小顺子也会带着人送来冰盘和鲜灵的果子。

其实,哪怕他不这么交代,下面的人也清楚,贵妃娘娘盛宠这么多年,断然不会因为一次公主闹脾气就失宠了。

连宜妃也是如此。

她轻声道:“皇上不过来,姐姐就真的不过去啊?”

南烟撇了撇嘴,道:“过去做什么,自讨没趣。”

话音刚落,外面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贵妃怎么自讨没趣了?”

一听到这个声音,屋子里的两个女人都精神一震,南烟抬头一看,只见祝烽背着手慢慢都从外面走了进来,日头正毒,晒得他脸上都有些发红,鬓角也隐隐有汗珠凝结。

两个人立刻起身过去行礼。

祝烽摆了摆手,也不多话,径直走进来坐下,还拿出手帕来擦了擦鬓角的汗,对着外面道:“快一点。”

南烟和宜妃转头看时,小顺子正领着两个小太监抬着冰盘走了进来。

顿时,一股凉意袭来,大家都觉得舒爽了不少。

祝烽笑道:“朕也让人送了一个去建福宫,不过你得盯着永平,别贪凉。”

宜妃知情识趣,立刻知道皇帝这一回过来,心情跟前两天完不同,肯定也是有话要跟贵妃说的,立刻道:“妾立刻就回去。妾告退。”

说完行了个礼,便退了出去。

等到送走了她,南烟再回头看向祝烽,眼睛眨呀眨的。

祝烽拿起桌上的杯子喝了一口水,感觉到她的目光,抬头看了她一眼,道:“怎么了?不认得朕了?”

南烟迟疑了一会儿才慢慢的走过去,脸上满是似笑非笑的表情,说道:“可不是么,好几天皇上都不露面,再要不过来,妾真的快不认得皇上了。”

祝烽道:“说什么混账话。”

南烟笑了笑。

但玩笑归玩笑,她立刻收拾起心情,说道:“皇上今天心情不错,是不是——饥民那件事,解决了?”

祝烽的目光闪烁了一下。

那一瞬间,南烟好像从他的眼中看到了许多复杂的情绪闪过,但只是电光火石的一瞬间,便消失无踪,只见祝烽淡淡一笑,道:“嗯,解决了。”

南烟下意识的问道:“怎么解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