哐啷一声,大门被打得震颤了起来。

祝烽坐在华盖殿的正上方,刚刚将桌案上沉重的墨砚丢了出去,砸到了大门上,发出那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

鹤衣走到门口,险些被那砚台打中,他倒并不惊怕,只看了周围一眼,便弯腰捡起了砚台,平静的走上去放到了桌案上。

“无量天尊。”

他抬手行了个礼,说道:“殿下为何发这样大的火?”

祝烽面色阴沉的坐在桌案前,狠狠的说道:“本王让文武百官进宫来商议大事,而这些人,竟然都托病告假,一个都不肯进来!”

“……”

“哼,他们以为,本王一定要靠他们吗?”

“……”

“在北平誓师的时候本王就已经说过了,天不遂我,我就开天;地不遂我,我便辟地,文武百官若不奉我为君,我就杀尽百官,改朝换代!”

一阵风从门外吹进来。

大暑天的,鹤衣也感到了一阵寒意。

洋溢着奶香的出水芙蓉

他又看了一眼燕王眉宇间的阴霾,在心里轻叹了口气,低声道:“殿下,殿下又何必为了这件事与他们生气。殿下如今已经进入金陵,大势早就在殿下的掌握之中,这些官员们,不过是没有一个敢出头,坐视观望罢了。”

try{tent1();} catch(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