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云迟皱了皱眉,拉住她,“枫姨,他不会的。”

“你怎么知道他不会?天下的人都知道,他……”

“就凭他是我的男人!”云迟有些恼了,直接了当地道:“他是我认定的男人!”

一开始锦枫以为跟她有肌肤之亲的人是裴青,就一直跟她什么既然这样了,她就只能嫁给裴青,但是现在知道是晋苍陵了,她却完不把肌肤之亲当回事了,一个劲地要她离开晋苍陵。

这样的双重标准,让云迟有些接受不来。

锦枫是这么想的吧,裴青是个好的婚配对象,所以有肌肤之亲正好,一定得嫁给他!

镇陵王不是个好对象,便是让他睡了,都得逃走!哪里还管得着什么清白,什么负责任的?

虽然锦枫是为了她好,可是她这样看低晋苍陵,想这样伤他,云迟却是不乐意的。

特别是身边的人,她不希望也成为他们俩的阻碍。

锦枫目瞪呆地看着她。

“姐,你,你确定了?”

云迟点了点头,“对,确定,肯定,认定了。”

花丛中的清纯少女

锦枫的脸垮了下来。

“镇陵王,真的对你好?”

“是。”云迟缓下了语气,道:“你看我现在像有事的样子?而且,他若是对我不好,你以为我还能上赶着去受虐啊?我像那种傻子吗?”

这话服了锦枫。

云迟开窍之后,锦枫的确没见她愿意自个儿受委屈来着。

这么来,镇陵王当真喜欢她呢?

想想他们以往相处的模样,锦枫越想越对,不由得高兴起来。肯定是因为她家姐太好了,连鬼王都为她心折呢!

“那姐要当王妃?不对啊,他不是要,要……”锦枫的脸色刷地又白了。不是要喂煞龙吗?

镇陵王怎么着都是活长的啊,那云迟咋办?

云迟知道她没有完的话是什么,轻叹一声,不由得心疼起自家男人来。

整个大晋都已经拿他当将死之人看待了吧?

所有人都认为他要被送去祭皇陵,喂煞龙,终将是要死的。

他们怕着他畏着他远着他,还盼着他死。

晋苍陵的心志得有多强大,才能够扛得住,活到现在,还暗中招兵买马,建了烈风影三部。

云迟抿了抿唇,道:“枫姨,你看我像是个守寡的面相吗?”

这一句话,就让锦枫彻底明白了她的决心。

连守寡都出来了,分明已经是认定了镇陵王,不管他最后如何都跟定了他。

锦枫半天不出话来。

云迟拍了拍她的肩膀,道:“枫姨,你要是害怕的话,我会找个地方好好安置你和木野的。”

锦枫一惊:“姐,你不要我跟着了?”

呃,什么叫不要……

得好像她要把人抛弃了似的。

云迟摇了摇头道:“你愿意跟着我当然高兴,毕竟我身边也没有人帮忙,但是,枫姨你想清楚,我跟晋苍陵在一起的话,日子不可能平安静好。”

锦枫之前那么反对,但是现在却立即道:“那我也必须跟着你啊,我不跟着你跟着谁?”

云迟心中一暖。

“你可以再考虑考虑。”

“不用考虑了。姐,我也只是担心你,要是镇陵王真对你好,那就成了。你去哪我去哪。”即便是跟着进镇陵王府,她也不怕。

“那好,我们就暂时在这儿住着了,枫姨,等会牙婆子带人过来,我会挑几个,以后你就多看着他们。”

其实锦枫愿意留下来云迟还是松了气,她对家务向来懒惰,以前也是长期请了钟点a的,这古代的宅子都大,靠一两个人都打扫不过来,人一多了她又懒得管,有人帮忙自然最好。

而且锦枫又可信。

她与锦枫谈话的时候,木野已经把宅子大致看了,对他来,住到这样的宅子里简直就是掉进金窝,一个劲地傻乐着。

不一会,果然有牙婆子带着二十人过来,有男有女,有粗使婆子也有年轻娇俏的姑娘。

云迟却发现男的基本没有年轻英俊的,都是中年大叔。

沈京飞贼兮兮地凑了过来,压低声音对她道:“王妃,这些人王爷筛过一遍了,本来带上四十个人,被他筛了一半。”

云迟顿时哭笑不得。

那男人心眼比针还吧?估计是把年轻英俊的男人都给筛了。

而沈京飞见她没有再反对自己喊她“王妃”,眼里的笑意就深了一些。今天早上王爷与烈风影三统领议事,已经默许了,私下了他们都要喊她王妃,明面上只喊姑娘就是。

云迟并不喜欢家里有太多人,所以只挑了八个,两个粗使婆子一个厨娘,两个十六七岁的丫鬟,三个家仆。

不知道这是洛痕君从哪里找来的人,竟然每个人都多少有些拳脚功夫,就是那两名十六七的丫鬟也都身手敏捷,很是机灵。

其中有个叫明叔的武功是最好的,估计普通人四五人不能近身。

云迟就点了他为管家,而锦枫管着内院,木野则跟着她。

当下,明叔就开始指挥着他们开始打扫,沈京飞之前和木野赶着马车过来倒是带了一马车的东西,是正紧着要用的,让人安排了下去。

那两个俏丽的丫鬟,沈京飞也让她给赐了名。

云迟见她们一个肤白如雪,一个唇红齿白,便一个叫霜儿一个叫朱儿。

霜儿和朱儿性子一动一静,云迟并不习惯身边跟太多人,要出去的时候也只是先带了锦枫。

沈京飞是要当车夫,云迟还是让木野坐在他旁边,也算是跟着认路。风部的事情不会少,她自然不可能一直让他当自己的车夫。

知道宫宴要傍晚才开始,云迟决定去买些东西,先设计两款适合她的暗器。

此去宫中还不知道会有多少魑魅魍魉牛鬼蛇神,她如今魅功只是第四重,实在差了些,还是得多点倚仗才行。

而论暗器兵器的设计制作,她还真不谦虚。

马车已经被擦洗过,也换了新的布帘坐垫,要比之前舒适许多。

“王妃,这是王爷让属下交给您的。”沈京飞把一只四方型的扁平木匣子递给了云迟。

云迟打开,差点闪瞎眼。

盒子分两层,上一层是一叠银票,面额都是一千两的,整整有五万两。下一层整整齐齐地码着一层金条,金光灿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