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彩免费!

墨凌薇脸色青白交错,手指紧握成拳头。

还处于闺阁之中的女子,未婚先孕,是何等的奇耻大辱,却被封少瑾轻飘飘的告诉了墨瑾澜。

就算墨瑾澜跟他的关系已经好到了无话不谈的地步,这个男人也不能丝毫不顾及她的脸面,将这种事告知旁人,让旁人如此质问她。

墨凌薇一向拿得起放得下,从南方回来之后,便将跟封少瑾这些剪不断理还乱的事给翻篇了。

从此,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可偏偏此时此时,却涌上了一丝恨意。

墨凌薇一口否决:“没有,我天生体寒,怎么可能有孕,就算有孕,如果我肚腹里的孩子不能被世人所接纳,我宁愿打掉他也不会让他生下来,以免他这辈子都活在流言蜚语和谩骂诅咒中。”

她口吻凌乱,气势凛冽,眼神冰冷。

墨瑾澜原本也只是试探而已,见墨凌薇如此决绝,心里越发不是滋味了,起身告辞:“明日要带的行李还未收拾,我先回房了。”

“请便。”墨凌薇嗓音冷冷的,连眼皮子都没有抬一下。

墨瑾澜走到门口,又回头看了修儿一眼,想要说什么,欲言又止,最终叹了一口气,默默的离开了。

阳光活力碎花裙清纯小美女公园美拍

墨凌薇给修儿洗了澡,换了衣衫,放他到床上躺着,盖好被子:“修儿乖,天黑了,要睡觉了,等明日醒过来,我们就下山了。

明日就能见到爹爹和娘亲了,修儿开心不开心?”

修儿躺在墨凌薇的怀里,跟墨凌薇对视良久,轻点了一下头,闭上了眼睛。

墨凌薇:“……”

修儿这算是回应她了吗?

墨凌薇差点喜极而泣。

三更半夜,夜黑风高,万籁俱静。

厢房外刀剑碰撞的搏斗声铺天盖地,厢房内,一向惊醒的墨凌薇和修儿睡的无知无觉。

就连偶尔响起的惊天动地的枪声也没能让两人从沉睡中惊醒过来。

喧嚣过后,寺庙里陷入诡异的平静之中。

厢房的门被推开。

从外面并排走进两个人,凤百折瞟了眼躺在矮榻上的嬷嬷,展开折扇:“本以为墨家的大小姐应该娇气一些,却没料到竟然只随身带了一个嬷嬷。”

墨瑾澜语调讥讽:“本以为佛门乃清静之地,没料到这种地方竟然都安插了凤家的人,真是令本小姐大开眼界呢。”

凤百折也不恼,慢悠悠的摇着折扇,语气笃定:“这寺庙可是前朝遗留下来的,从前可是皇家寺庙,虽已经改朝换代,这寺庙里的大师也换了好几波。

但凤家人对这寺庙的熟悉程度,丝毫不亚于对前朝皇宫的了解程度。

想要安排一些人在这里做内应,还是很方便的。”

墨瑾澜“哦”了一声,“如此说来,这寺庙应该还有快速下山的另一条密道了?”

“当然。”凤百折毫不避讳的承认,收拢手里的折扇,点着床榻上昏迷不醒的两人:“按照我们当初说好的,那孩子归,墨大小姐归我……”

说着,他上前两步,走到床沿边,伸手去抱墨凌薇。

“住手!”一道长鞭突然凌厉的朝着他侵袭过来,抽在凤百折的手背上。

长鞭上锋利的倒刺将凤百折白皙的手背刮出一道深深的伤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