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很有可能是他们未来王妃啊。

外人都不能够体会他们镇陵王府的每一个人都有多期待王妃。

对于镇陵王府里的每一个人来,王妃就像是一轮明月,在他们的心中都有一个期盼,王妃能够暖化他们王爷心里的寒冰,能够给万年冰寒的王府带来光明和欢笑。镇陵王府是他们的家,但是他们也不能不承认,那个家里现在一直是阴森而冰冷的,他们都期待着未来有一天,王妃能够打破这样的状态。

所以,对于未来王妃,他们的感情都是浓烈的。

是以,看着现在站在眼前笑意盈盈的云初黛,这个跟他们王爷在时便有了婚约,被王府的人都寄以厚望的少女,便是觉得还不确定的骨影,也没有办法冷下脸来。

看着眼前这一男一女两名侍卫都缓下来的神色,云初黛心里安定了下来。她的记忆没有错,镇陵王手下的侍卫对于王妃都是极为尊重的。而他们是镇陵王身边很重要的人,只要能够得到他们的好感,让他们在镇陵王面前多替她好话,她就多了几分走进那个男人心里的机会。

“您是仙歧门圣女?”

云初黛的笑意更深了两分。骨离对她父亲都是“你你你”的,现在对她却用了上“您”,足以明一切了。

她状似微羞地微微低下了头。

云问松见状,虽然不明白女儿为什么一开窍之后就像是对镇陵王有极大的兴趣和好感,但是这个时候他当然不会拉她的后腿。他赶紧上前道,“这的确是女初黛。”

“果真是圣女啊。”骨离睁大眼睛看着她,圣女不怕他们家王爷?想亲自上去请他们家王爷?

对于镇陵王府的人来,不怕王爷的人就会让他们多出几分亲近来。

清新素净黄头发的萌妹子

“云姐想上去请王爷?”骨影不敢相信地又重复了一句。

要知道,这里有长长的台阶,与华池还隔了一段的距离,如果没有高深的功力,上面的话声都听不到的,除非大声喊叫。这就明,在华池算是单独与他们王爷相处了,至今,还没有一个女人敢单独与他们家王爷相处的。

所以,骨影才觉得不可置信。

云初黛想到那个男人的冷酷和戾气霸气,心里也微微打了个颤,但是,她不能够退缩。她绝对不能重蹈以前的惨剧,跟着那个男人,她才能够得到无上的尊荣和无尽的富贵。

“是的。听王爷不喜人多吵闹,初黛想自己上去请王爷赴宴。”云初黛柔柔地道。她温柔娇美的样子很是迷人,便是同样身为女人的骨离都生不起一丝嫉妒和排斥的心思来。

这样的少女,谁都会喜欢,会想捧在手心里疼爱的吧?

“那”

骨影打断了骨离,虽然语气较平时温和,但也依然斩钉截铁,“圣女见谅,王爷有令,谁也不能打扰。”

一听到这话,洪氏就觉得应该是事情已经成功了,哪里还忍得住,立即叫道:“既然有人假传了门主令,谁知道那人有什么心思?万一王爷出事,你们两个担当得起吗?还不快让开!”

着,她赶紧挥了挥手,对带来的人道:“快,快上去看看镇陵王!”

那些人立即就朝台阶冲了上去。

“站住!”骨影喝道。

洪氏之前也看得出来,骨影和骨离对自家女儿礼让有加,暗暗把云初黛朝他们那边推了一把。

云初黛一时不察,没有站稳,被这一推便朝两人扑了过去。

“圣女!”骨离一惊,哪里还顾得上阻止其他人,赶紧将她接住,避免她扑倒在台阶上。万一脸鼻哪里磕伤了怎么行?

这一来也挡住了骨影,令得骨影无法动手,那些仙歧门人已经冲了上去。

洪氏的动作也前所未有过的灵敏,跟着人上了台阶,提着裙子匆匆跑了上去。她一定要亲眼看到镇陵王**的场面!还有那养在华池边的几个妖精贱人,都不得好死!

在这种情绪下,洪氏竟然跑得比谁都快。

“大胆!”骨影大怒,提剑追了上去。

纵身一掠,人已经飞落在他们前面,铮地一声拔剑就要朝那些人挥过去,耳畔已经传来晋苍陵淡而冷的声音。

“让他们上来。”

“是。”

骨影把剑送回鞘,冷冷地扫了洪氏一眼,让开了路。

洪氏拍了拍心,又提裙冲了上去。刚才真是吓死她了,别镇陵王本人就嗜杀成性,他手下的这个侍卫也没少杀人的!跟他那个戾气极重的主子一样,一言不合就敢拔剑杀人!她倒是想看看,等一年后镇陵王被喂了煞龙,这些个跟着他的狗腿子们能有什么好下场!

“娘亲!”眼见已经无可挽回,云初黛身形微一晃,咬了咬牙也赶紧追了上去。不管如何,不管看到的情形如何,她绝不退亲!

云问松暗暗吐了气,也跟着上了台阶。

华池之边,如仙境带着梦幻。

一切还是那么美。

华池边只有一人,双脚浸泡在池水中,背对着众人,背影带着几分孤寂和疏离,墨发半湿,如同黑色绸锻。

除了他之外,一个人也没有。

清冷冷如同高处不胜寒的仙宫。

“门主带了这么多人过来,是想看本王泡汤?”冷清的语调传了过来,把看得呆得了的所有人都拉回过神来。

云问松四下扫视,别眼睛没有看到人,就是凭他的内功修为如此深厚,也没有察觉到华池四周还有其他人的呼吸气息。

人呢?

他心中正震惊着,就听到了镇陵王的声音,忙凛了凛神,赶紧回道:“王爷恕罪,是女宴席即将开始了,特来请王爷入席。”

“王爷”云初黛看着那个背影就已经有些痴了。

除了时候见到的那一面,记忆里与镇陵王见面似乎也是一年多以前的事了,是那段记忆里一年前。

虽然他冷戾无情,杀人如麻,但是也俊美绝伦,无人可以匹敌。更是雄霸天下,尊贵不可及。

这是她在惨死那一刻就发了重誓要抓住的男人!

这一生,她一定不能再错过这个男人,绝不能再错过!

“嗯,本王收拾一下就走。云门主先请吧。”

云问松不死心地运起内力查探着,但是周围除了他们这些人之外,的确没有别人了。“是。”

他拽住洪氏,“走。”

“可是,可是”可是那些贱人们呢?洪氏怎么都不死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