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出沈家?”

“任何人不得己接济?”

苏尘皱了皱眉,这个惩罚,貌似稍微有点偏重。

他还以为,会把沈婷婷关个一年半载禁闭之类的,没想到这老头如此狠心,直接把亲孙女儿逐出家门。

“爷爷?”

“爷爷!不要啊!”

沈婷婷哭着扑到沈苍雄面前,声泪俱下,“求求你了,爷爷,怎么罚我都好,不要把我逐出沈家……爷爷……”沈苍雄眼眸深处,狠狠颤动了一下!但很快就又坚定了下来!“来人!”

“把沈婷婷给我扔出去!”

“谁敢放她进来,就和她一起离开沈家!”

沈苍雄怒吼声震天,坚如磐石。

几个沈家弟子迟疑了一下,对视几眼,最终没敢违抗家主的命令,一左一右把沈婷婷从地上架起来。

“小姐,走了。”

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美女

“不要让我们难做。”

沈婷婷拼命挣扎着,又是哭又是叫,“不!我不走!我不走!!”

“哥!爸爸!”

“我不要走!”

“呜呜呜呜呜……”沈通拳头紧攥,站在原地没有说话。

沈君河向沈苍雄求情,后者直接把他的话当成空气,严令带走沈婷婷。

所有人都沉默了。

沈苍雄实在太狠心了。

那可是他的亲孙女儿啊。

“苏尘……这样不好吧。”

林熙媛有点看不下去了,扯了扯苏尘袖子,“反正我也没事,你就替她求求情吧。”

苏尘摇了摇头,“熙媛,你能没事纯属运气好,对方没有立即下杀手!”

“如果换了别人过来,说不定见面就把你们屠了个干净,甚至还会做出更过分的事情!”

“今日之事,若当成沈婷婷差点害死你们,我觉得完说得过去。”

苏蛮听的也点点头,“就是!”

“熙媛姐,你又不是没看到那帮人闯进我们家的时候是什么样子,那女的差点害死你啊,我觉得沈老头这么做一点错都没有!”

“对了,苏大哥,这家伙能不能教给我处置?”

苏蛮说着,指了指躺在院子里的刘光。

苏尘点点头,他把这俩货带回来,就是为了给众人泄愤。

“太好了!”

苏蛮眼中立即凶光毕露。

林熙媛却叫住了他,“小蛮!我知道你很生气,但是……能不能不要杀他?

你还小,我不想让你手上沾血……”苏蛮:“……”苏尘顿时有点无语。

这小胖墩,都不知少了多少人了,其中不乏先天巅峰的武者。

“好吧!”

“熙媛姐!”

苏蛮无力地应了一声,然后走出议事厅。

很快,院子里传来一道道惨叫。

“啊啊啊!”

“咔嚓!”

“啊啊!”

“救命!救命啊,师傅!!”

“扑该!刚才踩得很爽是吧?

踩啊,继续踩我啊!”

“师傅?

你师傅早就被我大哥弄死了!”

“靠!靠!靠!”

苏蛮已经很收着力气了,但还是把刘光身骨头打断了,昏过去被打醒又昏了过去,满身是血。

见林熙媛看得一脸害怕,苏尘安慰她道:“放心吧,小蛮只会对敌人这样……”“嗯。”

林熙媛轻轻点了点头。

旋即,他环顾四周,每个人都那么厉害,一身武艺,气势不凡。

她是这里最弱的一个,最需要保护……这让她很不好受,因为自己从小就不是一个喜欢麻烦别人的人。

“少主!”

这时,沈苍雄又走了过来,“今日,陷林小姐和小蛮小朋友于危局,我沈家难辞其咎,请少主另行责罚!”

“行了,沈老头,你都把你孙女逐出家门了,我还能说什么?”

苏尘叹了口气,“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此事说到底还是因我而起,不能怪你们。”

“放心,从此以后,你们沈家依旧是我苏尘的附庸,关系不减,亲疏不降,这样你能放心了吗?”

沈苍雄听到这个,立马颤抖着下跪,“多谢少主……”“打住!”

苏尘手指一划,用念动力拖住其手臂,满脸不悦,“以后别一搞就下跪,怎么说你也是一家之主,给自个儿留点面子行不?”

“谨遵少主之命……”沈苍雄老泪纵横。

“好好养伤吧。”

苏尘最后拍了拍这老头的肩膀,转身带林熙媛出了议事厅,“小蛮,别打了,走了!”

“啊?

哦!”

苏蛮最后一脚踩在刘光脸上,将其鼻梁骨踩断,这才追上苏尘。

“怎么样,爽不爽?”

“爽!解气,太特么解气了!对了苏大哥,你什么时候会飞的?

能不能教教我?”

“这个啊,你学不会的。”

“别啊,苏大哥!我的亲哥!我的老大,你就教教我呗!”

待苏尘走后,沈君河一脸颓败地坐在地上。

沈通扫了他一眼,走上前来,“父亲,这三人如何处理?

埋了么?”

“不,交给执法者吧。”

沈苍雄摆摆手,“此事闹出的动静不小,上面恐怕会派人过来,我们要低调一些。”

“是,父亲。”

沈通点点头,马上去处理了。

话说邬延的第三个徒弟华云,还在庄园的一间房间里养伤,睡得正香,一队副武装的执法者突然闯了进来,不由分说就把他铐住!“什,什么鬼?

!”

“不许动!举起手来!”

“你们是什么人!竟敢绑我,你们可知道我是谁!”

“砰!!”

武装执法队的副队长钟华,二话不说,直接给了华云大腿一枪。

“啊啊……”华云惨叫不已,下半身鲜血淋漓,“师傅!师傅救命啊!”

“闭嘴!”

钟华又狠狠给了他一枪托,边把他双手反铐在背后,边道:“你有权保持沉默,但你接下来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将成为呈堂证供……”“我……”“砰!”

又是一枪!直接打在左腿上!骨头折断,血流如注!华云疼得差点晕死过去,惨叫不止。

钟华目光冷漠地看着他,“暴力反抗逮捕,有权射杀!”

“我什么时候反抗……”华云真是要哭了。

他哪里知道,钟副队长痛失战友,对他们这些古武者恨之入骨。

其他执法者们见此一幕,也都当做没看到。

…晚点。

苏尘带林熙媛和苏蛮来到中心医院,接走了柳红鸢和薇薇安。

柳红鸢其实没受什么伤,只是受了过度惊吓,薇薇安伤势有点重,但高等血族的身体恢复力十分惊人,几个小时的时间,一身伤势便恢复如初。

“粑粑……”薇薇安睁开眼睛,看见苏尘和几个姐姐围在床边,一脸关心地看着她。

这种感觉,很温馨,有家的感觉。

“回家了,薇薇安。”

苏尘伸出手,刮了刮小萝莉的瑶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