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甄仕远抬手掩唇,打了个哈欠,才上完朝回衙门。

手头的案子毫无进展,他的运气显然不太好,查了那么久,都不曾查到十年前有什么地方存在商会失踪的记录。

大理寺这个衙门从来不是什么清闲的衙门,穿过正中大堂,扫了一遍正各管各低头做事的一众官员,甄仕远向后衙走去。

后衙的大门开着,他踏了进去,屋里一角正低头翻看卷宗的女孩子闻声抬头朝他打了个招呼:“大人。”说罢便又低头看卷宗了。

舞弊案不是刚结吗?她现在还有什么事?

甄仕远觉得奇怪,便走了过去,而后,在看到她手上卷宗的那一刻不由惊道:“你在看山西路流匪之事?”

乔苒点头道:“这山西路的流匪闹了好久了,听说近日越发猖獗,有朝中官员告假回乡探亲的途中被人绑了,要家里人交赎金,虽是最后没有闹出人命,但那官员受惊过度,到现在还在床上躺着呢!”

“这没有办法,山西路一代多峡谷,易守难攻,自古便是流匪的聚集之地。”甄仕远看了那卷宗一眼便收回了目光,走到一旁做事去了。

才刚刚坐下,一边女孩子的声音却再次响了起来:“大人,我在库房里找出了山西路的资料,说从今年年初开始就有山西路官员派官兵前去剿匪,虽说伤亡不大,有输有赢,但总的来说到如今大半年都过去了,流匪依然在,陛下可曾治山西路官员之罪?”

“山西路官员又不是不作为,”甄仕远伸手懒懒的打了个哈欠,解释道,“官兵一直在捉拿流匪,这期间也不是没有胜过,陛下又非暴君,为何要平白无故治山西路官员之罪?”

“山西路官员本就是管理山西路的,未将山西路当地管好。流匪泛滥,不就是在其位,未完其事?领了朝廷俸禄却没有把事情做好,无能也是罪啊!”乔苒想了想,道,“大人当年金陵不就治理的很好?”

甄仕远一边做着自己的事,一边道:“金陵和山西路怎能一样?一个是江南繁华地,本就民生富足安乐,鲜少有什么大事发生,繁华是应当的,若是麻烦不断,那才是当被问责治罪的;可山西路不一样,从来流匪不灭,或多或少而已,这并非官员无能。”

甜美美女小茜的清新性感

女孩子“哦”了一声不说话了。

先前将大理寺库房的钥匙给了她一份,她便三天两头的往库房跑,总爱问些古怪的问题,甄仕远也已经习惯了。

“你同黎家那个黎兆有些像,听说他在吏部也总是问东问西的,”甄仕远想到这里,便随口说了出来,“尽问些奇奇怪怪的问题。”

黎兆吗?乔苒翻卷宗的手顿了顿,而后笑道:“这是个聪明人。”

“是啊,黎家这个后生不简单啊!”甄仕远道,“听说裴相爷还亲自见过他,足可见对他的重视。”能被裴相爷亲见的后生自然不简单。

“说到山西路,他先前好像也问过山西路那一带的人喜欢吃什么,可有什么特产美食,如果去那里做生意的话,做什么生意比较好。这话问的,当时几个吏部的后生还以为他要辞官行商了呢!着实将人吓了一跳……”

话未说完,便听到女孩子轻笑了一声。

听到她的笑声,甄仕远头也未抬,便道:“你也觉得好笑是不是?”

原本以为女孩子会应他一声,没想到她竟直接道:“我不是觉得好笑,我只是突然想跟大人打个赌。”

打赌?甄仕远惊讶的抬头望了过来,见女孩子正半开玩笑半认真的看着他,挑眉问他:“大人赌不赌?”

“十赌九输,不要赌。”甄仕远哼了一声,劝她,“你到现在当值未满一月,连俸禄都未收到,赌什么赌?我不欺负人,你要缺钱的话,可以问我借,打个条子就好。”

他虽然俸禄比她多了不少,可还有一大家子要养,自然还是要算着点的,没有金陵那般大方了。

“大人不必让着我。”没想到女孩子竟径直站了起来,向他走了过来,“赌不赌?”

甄仕远认真的打量了她一番,皱眉:“你要赌什么?”

“赌就这几日的功夫,周世林要去山西路了。”女孩子说道,“三日为限。”

上一刻还在说山西路,下一刻就周世林了,她变得还真够快的。

三日吗?甄仕远想了一会儿,他这些时日虽忙着自己的事,却不代表不清楚城里的事,周世林那里正忙着和武安郡王府闹,还有功夫跑山西路?

沉思了好一会儿,甄仕远从怀里摸出一枚银锭放在桌上:“那就三日,我跟你赌。”

“好。”女孩子盯着银子笑靥如花。

……

说是三日,但实则一日也未到,第二天下朝之后,甄仕远便一路火急火燎的赶回了大理寺衙门。

“你怎么知道?”进来的甄仕远快步走到了女孩子的面前,看到她上面摆

放的卷宗上写着“山西路”三个字,连忙将卷宗拿了起来。

粗粗一翻,却见是一卷记录山西路当地民情的卷宗,好似没什么用处,他还给女孩子,等着她的回答。

女孩子笑了笑,朝他伸手。

甄仕远看的一怔,待到回过神来,才摸出怀里的银锭放入她的手里。牙齿酸的厉害:十赌九输,还真没说错,五十两银子就这么没了。

“我不仅知道周世林要去山西路了,还知道他是为了剿匪去的。”女孩子不等甄仕远开口,便说了起来。

这话一出,甄仕远更震惊了:他方才特意没有提起周世林去山西路的缘由不得不说有几分试探的想法。虽然心里猜测她估摸着已经知道了,毕竟昨日她才莫名其妙的提了流匪的事情,今日陛下就安排周世林去剿匪,一前一后,如此巧合,反正他是不信这样的运气的。

听女孩子一开口证实了他的猜测,甄仕远干脆自己在她对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有些不可思议的指着她面前的山西路民情卷宗:“你不要告诉我,是看这个看出来的。”

“不是。”女孩子将卷宗放到一边,对甄仕远道,“其实黎兆的问题从来都不是什么怪问题,他之所以问山西路民情和特产是想知道陛下已经为山西路剿匪一事准备到什么地步了?”

只是这些怪问题,一般人听不明白罢了。所以厉害的人往往都有些奇怪,黎兆也是。他的问题那么怪,不过是想知道自己想要的答案而已。普通人听不懂他的问题,就会觉得他是个怪人,但有人听懂了,便会觉得这个人很是厉害。譬如亲自见过他的裴相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