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厅内,气氛突然变得凝重。;r /

;r /

周彦之用质疑的目光注视周家老太爷。面无表情。;r /

;r /

“我说了。周家将来你做主。”周隆掐灭了烟卷,缓缓抬眸扫了周彦之一眼。“这件事,你去善后。不要牵扯到周家。”;r /

;r /

“您究竟是要我善后。”周彦之抿唇道。“还是承担后果?”;r /

;r /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周隆沉声喝道。“为什么你今天有这么多问题!”;r /

;r /

“因为我从来没问过。”周彦之并没因为周隆的生气而露怯。相反,他缓缓坐在了周隆的对面,神色平静地点了一支烟。“因为,您太急了。”;r /

;r /

韩系清新气质美女唯美写真

茶几上的茶,冒着热气。;r /

;r /

周彦之的心,却一片冰寒。;r /

;r /

“你在说什么?”周隆扫了眼周彦之。“还是他跟你说过什么?”;r /

;r /

“他是我师傅。”周彦之动作平稳地弹了弹烟灰,并没否认。“一个也许并不是真心帮我,但从没害过我的男人。”;r /

;r /

“和您比,他更值得信任。”周彦之抬眸,冷冷凝视周隆。;r /

;r /

“你想和靳灵一样,当周家的白眼狼?”周隆直接撕碎了伪装下的真相。;r /

;r /

他知道的,远比周彦之预期的要多。;r /

;r /

“我和他不一样。”周彦之摇头。“她终究还是靳东汉亲生的。而我。身体里流淌的,并不是周家血脉。”;r /

;r /

说罢,周彦之如野兽般抬头,死死盯着周隆“可就算我知道了真相。我也始终视您为亲爷爷。视老二为亲弟弟。他有难,我永远站在他前面。您一句话,我也不会有任何迟疑,为周家鞠躬尽瘁。”;r /

;r /

“这些年。我可曾问过您一句为什么?”;r /

;r /

周彦之抿唇说道“您偏心,我认了。因为他是您亲孙子。我不是。在家族,您嘴上向着我,却暗中为他铺路,接见集团元老,只待有一天您百年归老。老二振臂一挥,一呼百应。我也认了。因为我不姓周。周家不可能被一个外人霸占。”;r /

;r /

“您的所有决定,我都认了。也忍了。因为我这条命,是您给的。我所拥有的一切,是您赐予的。我没资格和您讨价还价。也必须支持您的一切选择。”;r /

;r /

“可为什么。”;r /

;r /

“您这么处心积虑地要我死?”;

r /

;r /

“我让老二去试探。您却暗中下令,要他激怒楚云。”;r /

;r /

“他闯祸,要我扛。我忍了。”;r /

;r /

“可为什么我被楚云打了。您还要怂恿我,逼我去报仇?”;r /

;r /

“周家的人,不能丢。可这些年来,您有把我当周家人看待吗?也许在您眼里,我就是一条狗。一条为周家看门护院的狗。”;r /

;r /

“您难道不知道。楚云是个疯子。所有惹他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r /

;r /

“但您,还是逼我去了。要我和楚云,玉石俱焚!”;r /

;r /

周彦之掐灭了手中的烟,目光冷漠道“就算是一条狗。您为什么不肯看在我这些年兢兢业业,为周家不辞劳苦的份上。给我一碗安稳饭吃?”;r /

;r /

“为什么您要如此心急,送我去死?”;r /

;r /

周隆安静聆听着。;r /

;r /

他没有打断周彦之,更没有反驳什么。;r /

;r /

他脸上的表情,渐渐归于平静。;r /

;r /

他伪装的不快、愤怒、恼火,都慢慢消散。;r /

;r /

到此刻,他不需要再演戏了。;r /

;r /

他可以恢复本来面貌了。;r /

;r /

“在那个神秘家伙找到你之前。我曾不止一次动过念头。如果你能一辈子为周家考虑,把自己当成周家子孙。”周隆目光平静地凝视周彦之。“我真的想让你继承周家。”;r /

;r /

“也许你会认为我虚伪。又或者,我也仅仅只是动了这样的念头。真到了那一天,我可能还是不会把周家交给你。”;r /

;r /

周隆重新点了一直卷烟。表情沉稳道“人心肉长的。往往都是一念天使,一念恶魔。这世上,最难测的是人心。最经不起考验的,还是人心。”;r /

;r /

“从那个人找到你的那一天开始。你就注定会成为周家敌人。你也不必用那些巧言令辞掩饰什么。我对你再好,哪怕一把瓜子分成两份。你也会一颗一颗地数清楚。如果少了一颗,你会觉得我偏心,你会生气,然后因此愤怒。”;r /

;r /

“他是什么人,我不知道。但他做的所有事,都是在搞破坏。陆家,肖家,韩家,还有京城靳家。是他手里的棋子。也都家破人亡了。”;r /

;r /

“你问我为什么

要这么急?那你为什么不去问问你师傅,他为什么唯恐天下不乱。是人是鬼,在他手里走一遭,都面目非!”;r /

;r /

“你也是!”周隆喷出一口浓烟,目光如炬道。“这些年,你背着我干了多少事?又偷偷煽动了多少家族元老?这一切,我当你在发泄。”;r /

;r /

“可为什么。楚云来金陵找你,找你师傅。你却把我亲孙子推出去?你明知他鲁莽冲动,为什么要他得罪楚云?”;r /

;r /

“你要我周隆后继无人,要我周家断子绝孙吗!?”;r /

;r /

周隆豁然站起身。;r /

;r /

一股磅礴之气,轰然扑向周彦之。;r /

;r /

“怪只怪。我不姓周。”;r /

;r /

周彦之掐灭手中的烟,缓缓站起身来。;r /

;r /

刹那间。;r /

;r /

大厅之外,涌入数十名黑袍人。;r /

;r /

他们气势汹涌,目光凌厉。;r /

;r /

只待一声令下,便要将外号龙王的周隆当场击杀。;r /

;r /

“人总是拿放大镜寻找别人的缺点。而从不检讨自己。”周隆缓缓说道。“彦之,你很聪明,但也太聪明了。”;r /

;r /

他说罢,转身看了眼偏厅方向。抿唇说道“楚总。我只能问到这些了。剩下的,你自己发挥。”;r /

;r /

话音刚落。;r /

;r /

偏厅门口,一道黑影缓缓走来。;r /

;r /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满身阴寒的楚云!;r /

;r /

他神情冷酷,一双漆黑的眸子,冷冷盯着周彦之。;r /

;r /

后者被他这一扫,竟如被毒蛇盯住,浑身发寒!;r /

;r /

“你们早有联系?”周彦之皱眉,心猛然一沉。;r /

;r /

“我刚到没几分钟。”;r /

;r /

楚云薄唇微张,吐了口气“本来想杀你们家。”;r /

;r /

说罢,斜睨了周隆一眼“老东西。他真不是你孙子?还是你们在做戏?牺牲他一个,保周家?

”;r /

;r /

此言一出,客厅内鸦雀无声。陷入死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