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女人站在路边,背对着马路,看不清长相。

只能看到一头长长的黑发披在背后,穿着一身红色的裙子。

即便是大白天,乍一看到这样一个人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也是有些惊悚的。

不过我并不认为这女人是鬼,因为我可以看见她。

要知道我可没有阴阳眼这东西,在没开眼的情况下是看不到鬼魂的,如果这女人是鬼,我按理来说是不可能看见她的。

除非她是像天女像里面女鬼那样级别的厉鬼,才能让普通人也能在大白天如此清晰的看见。

这当然也是不可能的,首先不说鬼灵那种东西千年都不一定能见到一个,就说我到现在也没有感觉到什么阴气,也说明那女人不是鬼魂了。

我想通之后松了口气,又躺了下去。

因为楚思离的感觉一向很敏感,所以我都快把他当成鬼怪雷达来用了。

我又看了看楚思离,只见他依旧紧紧的盯着那路边的女人,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这倒是让我有些奇怪,难道那女人有什么特殊的地方?还是说被鬼附身了?

前面是一个十字路口,我们刚好赶上红灯,老霍停车等待,我听见后面隐隐传来车辆接近的声音。

女孩乡间路上的清纯唯美写真

这时候,那一直背对着马路的女人终于转过身来。

这一下我也终于看清了这女人的样貌,果然是个人,而且长得很漂亮,皮肤并不是很白皙,不过是那种健康的小麦色,看起来也很吸引人。

令我确定她是人的,是她手上正拿着的手机。

她此刻正低着头,看着手机,手指在上面不停的滑动着。

不管是人还是被鬼附身的人,肯定是不会玩手机的。

我有些失笑的回过头,看向楚思离,心想他的鬼怪雷达也有失灵的时候啊。

然而我一回头,只见楚思离依旧紧紧盯着那红衣女子,面色还有些凝重的模样。

我心里咯噔一声——难道楚思离看上人家美女了?

这想法一出我自己都不由得失笑,回过头拍了后脑勺一下,又看向那女人,不过左看右看上看下看,怎么看都是个正常人类嘛。

此时那女人抬起头,抬起脚步似乎准备过马路,但是这时候行人绿灯已经快要过去了,于是就停了下来,继续低头看着手机。

几秒钟之后,绿灯亮起,老霍换了个档,发动了车。

我们是在前行道路的右侧,而那女人则是在左边的路旁,这条路上车子不多,只有我们一辆车在这里等红灯

就在我们要驶过去的同时,后方的引擎声接近了,我从后视镜上看见,是一辆皮卡正在接近,开的开挺快,似乎想从我们左边超车过去。

我也没有在意,老霍放慢了车速,准备让它超车。

就在这一瞬间,前方左侧斑马线路边,那低着头看着手机的女人,忽然一个踉跄,向前扑了过去,摔倒在了斑马线上。我顿时一惊,直接叫出声来。

而同一时分,后方的皮卡已经冲了上来,女人这一扑,刚好就横在皮卡的前进路线上,我听见从皮卡上传来急刹车的声音,但是以皮卡现在的速度和距离,根本来不及停下。

眼见一场车祸就要发生在眼前,我下意识大叫了一声:“老霍!!!!”

老霍的反应比我快的多,在我叫出口之前的一瞬间

只见他狠狠的一扭方向盘,一踩油门,引擎的轰鸣声骤然响起,面包车在轰鸣中转弯冲了出去。

“砰!!”

伴随着一声巨响,面包车的车头狠狠的撞在了皮卡的侧车头上,而我只感觉浑身一震眼前一黑,一股巨力从后方袭来,惯性压迫着我向前扑去,随即安气囊喷了出来,占据了我的视野。

两分钟之后。

我挣扎着从安气囊里面抬起头来,摸索着找到了车门把手,用力打开了车门,然后挤了出去,弯着腰站在地面上不停的喘着气。

这时候从另一边传来了老霍的声音:“小马哥,你怎么样了?没事吧?”

我喘了口气:“没事,你呢?”

“我也没事!”老霍答道。

这时候后车门打开,谭金满头是血的爬了下来,吓了我一跳:“靠,金子你没事吧?”

谭金有气无力道:“还没死。”

我仔细观察了一下,发现他只是额头被撞伤了,应该没什么大问题,这才松了口气,把他拖了起来然后绕到了另一边。

只见老霍和楚思离还有小王都站在车边上,看起来没什么事。

我又看见老霍旁边的地面上,那女子正呆坐在地上,皮卡的车头距离她只有一米不到,好在还是没有撞到她。

刚刚老霍那一下,直接把皮卡的车头撞歪了,皮卡的一半车头都已经被撞到了人行道上。

我看那女子呆呆的坐在地上,似乎是被吓到了,走过去开口问道:“你没事吧?”

女子这才回过神来,看向了我,一脸呆滞的点了点头:“额,没事,不过你的脸——”

“我的脸?”我愣了一下,这才感觉到脸上火辣辣的疼痛传来,我伸手一摸,左边脸颊上被划开了一道口子,血流不止。

回头一看,我们面包车的挡风玻璃已经都碎了,估计是被飞溅的碎玻璃划到的吧。

这时候那皮卡的车门打开了,上面一个看起来三四十岁的中年人踉跄着走了下来,看到我们几个,连忙跑了过来,口中大叫道:“没事吧!我没撞到人吧?”

十几分钟之后,伴随着阵阵警笛声,一辆警车开了过来,停在了路边,下来了几个警察。

事情并不复杂,我们很快就把事情说清楚了。

盘问的警察一开始还没什么好脸色,估计以为是闯红灯之类的,听完之后脸色也缓和了下来。

“原来是这样,既然没撞到人那就好,不过你们这也太鲁莽了,要救人也不能直接开车撞别人啊,要是运气不好,死的就是你们几个了。”

老霍嘿嘿一笑:“没办法,当时情况紧急,下意识就撞过去了,不然只能看着那姑娘被撞不是。”

警察点了点头,又看到了我背后的谭金,顿时吓了一跳:“他没事吧?怎么满头都是血?”

我扶着他道:“没事,警察同志,只是小伤而已,包扎一下就好了。”

警察又点了点头:“本来这事你们都要受罚,毕竟是你们开车撞过去的,不过情况特殊,你们这属于紧急避险,只要当事人不追究,你们私了就行。”

不用说,那皮卡司机当然不会追究,反而对我们千恩万谢,并且表示我们车子的修理费和我们受伤的医药费他包了。

毕竟如果不是我们那一撞,可就不只是车子坏了受点小伤那么简单了,要是撞死了人不用说,他这一个普通人估计一辈子都毁了,就算没撞死,撞了个半残什么的,那更麻烦,后续无穷无尽的赔偿足以让他倾家荡产了。

此时那差点被撞的红裙姑娘也在一个女警察的安抚下平静下来,她没受什么伤,只是摔倒的时候脚踝扭了一下,现在一瘸一拐的走上来跟我们道谢。

“真是太谢谢你们了,不是你们的话,我现在恐怕已经死了。”

接着她也看到了满头是血的谭金,惊恐的捂上了嘴:“你没事吧?看你的样子好像伤的好严重。”

之前还一副半死不活模样的谭金马上精神起来:“没什么,举手之劳而已,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别说受点伤,哪怕断手断脚又能算得了什么?”

我踹了他一脚:“有你什么事啊,救人的是老霍,搞得好像是你救得的一样。”

谭金马上又瘫了下去:“哎哟哟,我的头好痛啊,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

我白了他一眼,没去理他,转头对女子说:“你没事就行,我们几个受的伤都不大,话说你刚刚站的好好的,怎么忽然就摔倒了。”

确实很奇怪,我之前看她好端端的站在路边,也没走路,就这么踉跄着摔倒了,听说过平地摔,没听说过还有站在原地摔的。

说到这事,红裙姑娘也很奇怪:“我也不知道,我正在那里低头玩手机,忽然好像有人在背后推了我一下,我没站稳,就摔过去了。”

“有人推了你一下?”我闻言一愣,看向路边她先前所站的位置,但是却没有看见半个人影。

之前我可是程看着的,她背后根本没人,怎么会有人推她呢?

这时候后面的小王弱弱的举起了手:“各位老大,之前她摔倒的时候我看见了,就在那一瞬间,我看见她肩膀上——”

“肩膀上什么?”我还没说话,那边的警察先开口了。

小王咽了口口水:“我看见她肩膀上有一只手搭上去推了一下——”

“手?只有手么?你看见推她的人了么?”警察的表情马上严肃起来,毕竟如果是有人在背后推她的话,这可能就是一起谋杀未遂的案件了。

小王摇了摇头:“只有手,没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