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锋这话刚出口,台下立刻爆发出一阵轩然大波,众人纷纷惊呼道:“什么,他就是传说中的龙刺,咱们华夏的最强兵王?”

“实在是不敢想象,原来龙刺兵王这么年轻,之前一直听说过龙刺的大名,今日得以一见,可谓荣幸之至。”

“可不是么,龙刺兵王,名头实在太响亮,在咱们华夏部队,可谓是传奇般的人物,本来还以为要到龙隐战队才能得以见龙刺的真面目呢。”

听到周围之人滔滔不绝的夸赞之声,当然也有不少人表情冷漠,面露质疑。

尤其是围拢在苏友航身旁之人,脸上露出鄙夷之色,甚至还有人冷声哼道:“什么狗屁的龙刺兵王,我看也只不过是浪得虚名罢了。”

“不错,如果他真的有传说中的这么强,为什么隐龙大人,没有让他当主教官,而是让战狂这头蠢货垃圾担任?”

“这不是明摆着的么,隐龙大人没有让这小子当主教官,这就表明他的实力,甚至比战狂这个蠢货都不如,换句话说他连垃圾都不如!”

“哈哈……”这人声音落下,周围立刻爆发出一阵嘲笑之声。

这些人原本是以苏友航为首的,毕竟苏家在江北影响力实在太大,然而今天,在洪天泽崭露头角一鸣惊人之后。

隐隐间,整个人潜龙训练营,竟有以洪天泽为首的迹象,虽然龙刺名头很响,然而那只不过是传说。

但是洪天泽就不同了,毕竟刚才在主席台上挫败战狂,其所表现出来的实力,已将众人深深震撼。

洪天泽微眯着眼睛,仔细打量了唐锋几眼,这才侧头问苏友航:“你确定,这家伙当真是化劲宗师高手?”

小美女Dream Land展甜美小酒窝

苏友航点头道:“完确定,半年前对方挫败扶桑岛国宗师武士,当时我也在场,亲眼见到过的。”

洪天泽再次问:“当时那位岛国扶桑宗师武士,具体是什么实力,什么境界?”

这苏友航哪里会知道,当时他恼羞成怒急火攻心,根本就不会注意到那么多,他摇摇头道:“具体实力不知,不过看起来应该不是太强,绝对不会超过二重境,而且当时我还看出来了,这姓唐的家伙,尽管最后赢了,但赢得很勉强。”

其实这番话,苏友航明显是在说谎,他自己心里清楚,当时那名叫做伊贺甲稻的扶桑武士,可是传说中岛国剑圣宫本武藏的弟子。

伊贺甲稻的实力虽然算不上是高阶化劲宗师,但也不是什么普通宗师,并且当时唐锋赢得也相当轻松。

苏友航之所以要在洪天泽面前说谎,自然有他的特别用意。

本来在经过昨晚之事后,苏友航就已经在思量,如何将这个洪天泽给引出来,好与唐锋发生冲突乃至是生死决战。

原本他还没有想到很好的办法,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这姓唐的家伙现在竟然冒出来了,眼下岂不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么。

对于洪天泽的实力,苏友航并不太清楚,他甚至也不关心这洪天泽打不打得过唐锋,因为这不是主要的。

苏友航关心的是洪天泽背后那恐怖的背景,他心里清楚,洪天泽背后是丐帮,对方的父亲更是丐帮第八代长老洪立武。

一旦唐锋与洪天泽走向对立面甚至是结仇,那么也就意味着这姓唐的与丐帮结怨,到时候岂不就是这小子的死期。

想到这里,苏友航心中不禁隐隐得意起来,似乎已想到了唐锋被丐帮长老镇压废掉的场面。

而洪天泽听到苏友航这番话,却是皱了皱眉头,低声道:“照你这么说来,这姓唐的境界很可能只是刚迈入化劲宗师,强不到哪里去,只不过很奇怪,我竟然感受不到他的气息,这不科学。”

苏友航听了不由笑道:“这或许是他的气息太弱了,洪大哥您感受不到也很正常,况且就算这姓唐今日是来出头的,那又如何,洪大哥您的背后可是整个丐帮,您父亲是丐帮的第八代长老。”

说到这里苏友航顿了顿,紧接着又笑道:“据我苏家所知,咱们江北的百草堂,就是你父亲一手创办起来的吧,您父亲平日低调,不喜欢抛头露面争夺名利,这才导致江北上流社会中没多少人知道。”

洪天泽也不隐瞒,点点头道:“百草堂,确实是我父亲在掌管,不过并不是我父亲一个人的,而是奉丐帮的指令创办,为的是给丐帮赚钱,而且我还可以告诉你,丐帮在华夏国范围内都有分舵,江北只不过是其中一个分舵,而我父亲便是江北区的舵主!”

苏友航显然早就已经知道了,并不太惊讶,只是叹道:“所以说啊,您父亲贵为丐帮舵主,掌控一个大省,说句实话,虽然道门号称江北第一超级势力组织,然而这只不过是百草堂不愿意与之相争罢了,若真正算起来,你们百草堂才是最强的,在江北地面上,谁敢招惹百草堂,岂不是自寻死路,那姓唐的小子更不行。”

尽管洪天泽心高气傲,对于普通人的奉承不屑一顾,但是苏友航的这番话,却是令得他很是受用,整个人都有些飘飘然起来。

洪天泽当即道:“一个小小的兵王罢了,若是不出头也就罢了,若敢出头,本少分分钟镇压了他!”

苏友航听到这繁华,终于狡猾的笑了起来,他知道自己的目的终于打成了,接下来便是这姓唐的死期。

对于俩人的密谈,唐锋自然不得而知,当然他也懒得理会,微微摆手,示意大家安静,接着才道:“上午巡视大会所发生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说实在话,你们胆敢挑战主教官,这很不错!”

他这番话一出,台下再次爆发出议论之声,众人显然没有料到龙刺兵王竟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唐锋摆摆手,接着道:“有句话说得好,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你们挑战教官,我不怪你,从我自身来讲,我反而很欣赏这种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