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非的出现,让裘老太太心里咯噔了一下。

今时不同往日。

韩非此番归来,先屠虞梦,后斩疯四王。此两者的战力,都是不俗。

特别是疯四王,真正发疯后,他的实力,可绝对不弱。

若韩非没有这等实力,药王天,也不至于被搞得鸡飞狗跳。以前,大家的共识就是,双子神术,逃命第一。

现在看来,韩非更是青出于蓝。

这一刻,裘老太太道:“韩非!你要报复,何以第一个找上我药王天?九品神丹,你已经偷了,魂海你也闹过了。难不成,你要杀了我这个老太婆不成?”

韩非咧嘴笑道:“我在想,杀了你,又如何?”

裘老太太心头一沉:韩非,和当年的姜临仙不同。

这个人,没什么底线。

堂堂一个仙宫之主,都已经亲自去当海盗了。而且,王陨之地,此人坑杀了诸多强者。此番,引起人族内乱。

这样的人,哪来的底线?

等待王子的美女

只听裘老太太道:“老太婆虽然实力一般,但是盟结天下。你阴阳天,做下的种种事迹,无非为了回归暴乱沧海。若是被人知道你韩非,是个残暴无道之人……你觉得,后果会如何?”

韩非嗤笑一声:“你以为,我会在乎这个?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三十六玄天,实力为尊。你都活了这么大岁数了,应该不会不懂得这个道理。”

裘老太太心中暗道:这韩非,果然不是正派人物。这种人物,若真给他崛起之机,将来,可能奈何?

裘老太太心下一动,捶了一下拐杖道:“韩非,你意欲何为?”

然而,只是裘老太太捶拐杖的这一个动作,韩非的体内,顿时间有力量涌动起来。

只见韩非似笑非笑,突然间,百兽噬魂吼爆出。下一秒,天神刺爆斩而出。

“嘭!”

只看见裘老太太整个身体,炸成齑粉,神魂再次重创。

只听韩非冷笑:“果然,堂堂药王天宫主,怎么也会用毒了?而且,用毒手段,如此之高明。有点意思了昂!”

裘老太太想遁走,但是,在韩非抽刀出手的那一刻,她放弃了。

她知道:自己突破此间,想要遁走的那一刻,就是自己陨落之时。

现在,韩非并未真正地动手,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是,只要韩非现在没下死手,应该就还有转圜的余地。

这不,裘老太太重生过来,这才面色难看地看向韩非:“你到底,什么意思?”

韩非:“这太上紫烟炉,听说是个好东西。那你就先将这太上紫烟炉,交出来吧!”

裘老太太的面色,有些狰狞道:“此炉,你拿去有何用?这是我药王天的丹炉,你会炼丹么?若是不会,于你岂不如同废品?”

韩非耸肩:“你管我会不会?我现在要你给,你给不给?”

裘老太太的脸都黑了。这时候,自己能说个不么?

只听她打:“好!你既要,那便给你。但是,你来药王天,不可能只为一个炉子吧?”

韩非:“你先给我。咱们再继续往下谈。”

裘老太太:“……”

她表示:自己就没见过韩非这种人。啥事情,不能摊开了说?贪婪无耻!非要东西拿到手了,再去谈别的。

但是,没辙啊!

现在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裘老太太心念一动,只看那太上紫烟炉中,有魂体和精血溃散。而裘老太太,也猛地喷出一口鲜血。

人间圣器,本就难得。强行掐断联系,自会反噬肉身。

而韩非,则毫不犹豫地伸手去抓,心念一动,塞进了本源海中。

韩非不怕裘老太太做手脚。自己的本源海,和旁人不同,是融合了炼化天地的特殊本源海。

在这里,自己就是神。

太上紫烟炉,如此轻易地到手,韩非这才笑道:“药王天,当年乃是对我阴阳天出手的主要战力之一。当初,各大仙宫的王者,实力相差不大。却是你药王天,以丹道天赋,资助太清、无极等仙宫,导致水木、阴阳等宫,被迫搬入蛮荒深渊。你以为,如此轻松,就能了结?”

裘老太太:“你既不杀老身,总有你的道理吧?”

韩非咧嘴笑道:“似乎,你还会炼毒?要不,故技重施一下。将来,送点毒丹,给太清、无极?”

“嗡~”

裘老太太豁然间抬头,死死地盯住韩非,咬牙道:“你这是置我药王天于死地。”

韩非笑道:“裘老太太,本王和太清、无极的争斗,鱼死谁手,尚未可知。你不如坐看此间,慢慢去品。该到站队的时候,你自会知晓。桀桀……以前的恩怨情仇,我韩非会一一找回来。相信我,这个时间,不会很久……”

裘老太太沉默半晌:“你欲镇压三十六仙宫?”

韩非咧嘴一笑,声音悠悠:“试试看嘛!这个约定,你知我知,天知地知。总归,你药王天,可得记住了。我韩非可以来一次,就可以来两次、三次。此间,这么多人都防不住我。你再怎么布下天罗地网,你又怎知,能防住我?”

裘老太太没有说话,似乎在思考韩非的这个提议。

只听韩非悠悠道:“吾!对了,别以为,药王天对阴阳天犯下的过错,这么简单就可以还完了。药王天的宝库,我拿了。你知道的,双子神术,天下一绝的嘛……哈哈哈……”

“嗡~”

豁然间,此间封禁消失。

裘老太太只听见一声轰隆炸响,目光看向宝库所在,那里直接灰飞烟灭。数名王者,感知扫荡。

只听不断有人道:“宫主,宝库被盗。无数大药,损失一空啊!”

“宫主,丹宝被偷,我药王天千年心血,付之一炬,定是那韩非。那个贼偷,欺人太甚。”

“宫主,灵果,灵泉,极品灵石都不翼而飞。那韩非小儿,定然还在此间。”

“……”

裘老太太,这会儿,心里都有些麻木了。

她本以为:神丹被抢,已经是最药王天损失的极限了。可现在看来,神丹被抢,那仅仅是个开始啊!

她不禁想到:一个不择手段的仙宫之主,一个杀伐果断、实力强横,聪敏机智的仙宫之主。

这样的人,是不是有这个可能,镇压三十六玄天?

药王天出事的这一刻,在极短的时间内,北洛尘仅用百息,就出现在药王天上空。一名踏剑,仙人般的老者,也随即现身。

然而,众人本以为能有蛛丝马迹。但是,却什么都没能发现。

那踏剑仙人叹道:“该死的双子神术,又回来了。”

北洛尘道:“他率先报复了药王天。我孙儿,怕是就被这厮给利用了……好一个韩非,好一个阴阳天。当年,被他们跑了。这一次,若再不能诛杀他们,谁又知将来,能惹出什么事端?”

“噗~”

只看见裘老太太直接喷血,整个人,仿佛一下子老了数十岁一般。仙宫之主,又如何?谁让她不是最强的?

那一刻,裘老太太明白:炼丹之术再天下无双,又怎么敌强者横行无忌?

说到底,就是实力不够,挡不住韩非。

若是换成太清、无极那样的仙宫,试问:韩非可敢去一探?

“老师……”

“宫主……”

见裘老太太受创,不少人围了上来。

然而,裘老太太却撑起了拐杖,朝着北洛尘和踏剑仙人道:“北皇,玄清道友,此番我药王天,已经没什么值得他惦记的了。九品神丹被抢,太上紫烟炉被抢,宝库被抢,我药王天是第一家,但绝不会是最后一家。几位,好自为之吧……”

……

三个月后。

某非航线海域之中,一道金光闪现。

伴随着金光,韩非的身影,慢慢浮现。

“呼!金光纵跃,一跃20万里,已经极限。但是,也已经够快了。可惜,差点就能看见时间长河了……”

“嗡~”

却见一艘大船从远处冲来。

下一刻,只听薛宁和徐然道:“恭迎船长。”

韩非微微点头。

复仇者号,出现在海面之上。下一刻,山河虚影浮现,众人纷纷出现在海面之上。

夏小蝉第一时间,来到韩非身边:“没事吧?”

韩非笑道:“没事,大赚一笔。”

众人刚刚出现,韩非感知一扫,发现众人实力似乎又精进不少。有十余人,有了突破。苏妲己和伊兮颜,入了半尊实力。曲禁南和泠鸢,入尊了。

韩非满意地点了点头道:“从今日,所有人开始封闭式训练。我们将劫掠时间,调整为一年一次。同时,每年,我会给你们讲道一次。”

“哗~”

本书由整理制作。VX,看书领!

“多谢人王。”

“谢谢传承。”

薛宁和徐然一脸懵逼:人王?这名字,也敢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