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

云依依一个迈步,身子化为了一道残影出现在那个商队的身侧,眼眶通红,周身有着飓风涌现,形成一道狂风屏障,向着那个商队压去!

强烈的飓风有如一个巨大而可怕的帘幕,将那个商队罩住,让他们头发胡须疯狂舞动,睁不开眼睛,冷风刮得皮肤生疼无比,几乎喘不过气来。

云依依的眼中带着难以置信的神色,大喝道:“你们说什么?云家怎么了?!”

“云……云依依姑娘。”

有人认出了云依依,被风吹得嘴唇狂颤,眼眸飘飞,身子如同无根的浮萍是,抱着一棵树木,在狂风中随风飘摇。

心中既是惊骇,又是苦涩,心念急转,这才哆哆嗦嗦道:“云……云家没事,我们刚刚是胡言乱语,道友可千万不要当真啊!”

狂风瞬间熄灭。

云依依眼眸呆呆,立在那里,好似失了魂一般,一身红衣猎猎作响。

那商队的人吓得屁滚尿流,连滚带爬的离开,“告辞,告辞!”

“云姐姐……”

囡囡咬着唇,红色眼眶,感同身受。

超清纯可爱的小美女

当初金莲门莫名其妙的被灭,她心中的悲伤无法描述,若非还有着娘亲,还有着念凡哥哥支持,她真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

然而这次,云依依是被灭族,比她可惨多了。

云依依背对着众人,抬手一挥,一道金光向着戒色飙射而出。

戒色接过,正是那个佛陀雕像。

“雕像还你。”

话毕,她的身子当即化为了一条红芒,向着远处飙飞而去,空中留下一串泪花。

那商队哪一句是真,哪一句是假,一目了然。

不过是最后一丝不可能的希望罢了。

李念凡等人根本不需要多言,连忙跟了上去。

青云城,很繁华的一个城池,很大,很壮观,可以说是东西方商贸通行的交通枢纽,周围还有青山环绕,传闻有着灵脉筑底。

这个城池极为的特别,是少有的修仙者与凡人同住的一座城,当然,这以后可能会成为一个潮流。

城池中有三大家族,俱是修仙家族,云家便是其中之一。

众人跟着云依依,进入青云城,落在了一处宅院之前。

漆红色木门前,一块刻着云家字样的牌匾掉落在地,摔成了两半。

“快,把这些东西都搬出去。”

宅院内传来嘈杂的声响,很多人抬着箱子,忙碌的身影进进出出,将云依依无视。

虚空中,也有修仙者在穿梭,看热闹的居多。

李念凡站在不远处,看着云依依的身影,不由得轻叹一声,摇了摇头。

此时的云依依,站在自己的家门前,却仿佛成了一个外人,家的温暖不仅没了,换来的还是刻苦的冰寒吧。

“哐当。”

就在这时,一条青色的手链从箱子上落下,掉落在云依依的面前,沾染了灰尘,闪烁着微光。

云依依失神的看着那条手链,两行清泪从脸颊滚滚滑落,如同断了线的珍珠一滴一滴的掉落。

这手链是她步入修仙之时收到的第一个礼物,小孩子好动,父母便送了她这条手链,有助于控风,让身子更为的轻巧。

也是从那以后,她对于风属性法决尤其的喜爱。

那两个搬家的下人微微一愣,捡起了那条手链,脸上露出了笑容,悄悄收下,“还是个小法宝,多少值点钱,赚了。”

囡囡眉头一皱,冷喝道:“喂,你们凭什么在别人家里搬东西?”

“呵呵,哪里来的小娃娃,真天真。”

“这云家都完了,东西自然是无主之物,大头都被几个大家族给分了,难道还不准我们拿点小利吗?”

“去去去,一边去。”

“嗤!”

两道风刃划过,瞬息之间,从那两名下人的脖颈处划过。

那两名下人身子一颤,似乎还不懂发生了什么,脖子处便鲜血飙飞,倒地不起。

“阿弥陀佛。”戒色双手合十,闭上眼睛。

“云姐姐,你……”囡囡见到云依依赤红的眼睛,顿时也被吓了一跳,不由得后退了两步,她能感觉到,云依依的体内有一股暴虐的气息正在苏醒。

“什么事这么吵?”

宅院之内,走出一位穿着黄色长裙的女子,是一位美妇,脸上露出不悦,面容严厉,“以后这里就是我陈家的地盘,不准撒野!”

她只一眼就看到了立在门口,穿着红衣的云依依。

“云依依?你居然还敢回来?”美妇不惊反喜,冷笑道:“来人,快把她拿下!”

“给我死!”

云依依的声音低沉而嘶哑,连法决都没有掐,抬手一挥,顿时有着无尽的风刃飚飞而出,声势惊人,几乎铺天盖地一般向着那妇人冲击而去!

妇人脸色一白,露出惊惧之色,连忙掐动法决,在面前形成一道水波。

“噗噗噗!”

风刃没入水波,根本没有丝毫的阻碍,直直的向着妇人攻去,恐怖的破坏力,让妇人花容失色,慌忙后退。

就在这时候,妇人的身上,却是闪耀起一层光芒,她的肚兜居然是一件防御性法宝,形成一个光罩,险之又险的将她保了下来。

“来人,快来人呐!”

那妇人惊恐得发出了尖锐的叫声,化为了遁光,飞向了空中,惊骇的指着云依依,高声道:“她就是云依依,云家得到的宝物八成就在她的身上,快杀了她!”

这句话就如同平静的湖面上投入一块石子,顿时激起了无数的涟漪。

无数道目光锁定在云依依的身上,满是惊讶与贪婪,更是有无数道气机落下,众多修仙者出动,隐隐形成了包围之势。

“云姑娘。”

一名头发半白的老者自城池的某处踏空而出,手中持有一条浮沉,白衣飘飘,仙风道骨,面色平静道:“同为青云城三大家族,关于云家的遭遇我们深感同情,不过一切的根源都是因为那不知名的宝物,此物是祸不是福,云姑娘还是交出来吧。”

“呵呵呵,哈哈哈……”

云依依的脸色不住的变化,最终化为了一个嘲讽的笑容,仰头大笑。

她的身子缓缓的腾空而起,周身形成一股强烈的飓风,有如龙卷一般,冲天而起,她身处于中央,一袭红衣荡漾,有如风中剧烈摇曳的火焰在熊熊燃烧,长发翻飞,几乎让人看不清她的面容。

“宝物确实在我身上,不怕死的,来拿!”

她的声音随风传播,浩浩荡荡的在天地间回荡。

飓风过处,一片狼藉,以一种无比骇然的速度飞速蔓延,众多凡人根本没能做出一点反抗,直接被吹飞了出去,就算是修仙者,也感到一股恐怖的威压降临,竭力的抵挡。

“阿弥陀佛。”

戒色周身有着佛光闪动,缓缓的向前踏出一步,在那群被吹飞的凡人的背后,顿时有着一层金光浮现,让他们安然落地,不至于直接摔死。

“分神期?”

老者与妇人统统震惊的看着发狂的云依依,感到难以置信。

如果没有记错,云依依只有元婴期得实力吧,短短一段时间没见,居然横跨了出窍期,直接进入了分神期!

这速度简直骇人听闻,闻所未闻。

宝物,绝对是与那个宝物有关!

“轰!”

城池的某处,又是一股气势冲天而起,一条火焰长蛇窜射而出,直奔云依依而去。

火蛇与云依依周身的那层旋风龙卷相碰,顿时被搅碎,化为了一层层绚丽的火焰,与风一起,沿着云依依的周身环绕。

风与火之势彼此相交,形成一股冲天火柱,在高速的旋转,壮观无比。

“云依依姑娘不愧是天纵之才,短时间居然能够成长到这种地步,老夫佩服,佩服!”

这是一名头发花白的老者,不过却是穿着一身大红色红袍,手持一柄红色的羽扇,不过眼眸中却闪烁着阴戾之光。

除此之外,越来越多的修仙者也驾驭着遁光跳将了出来,目光不善的看着云依依,各怀鬼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