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彩免费!

李凌就是想要知道,天山真的那么有钱吗。

就算归墟大陆再大,恐怕也支撑不起他们这么折腾吧。

李凌两世的经验不是假的,仅凭直觉他也知道这么做是入不敷出的一件事。

既然入不敷出,那么天山为什么要做呢?

李凌很不理解。

但是看样子对方好像也不想让他理解。

“天山真的那么有钱吗?”

“钱?钱有什么用啊,我们天山盛产百草,不管归墟大陆别的地方有没有,我们天山都必须要有!”

是这个样子。

天山作为归墟大陆里以草药著称的门派,确实是种类多,产量丰富。

许多其他地方养不活的名贵草药在天山都能养活,这也是天山能够成为二字势力的秘密。

有种害羞的感觉

但是他觉得事情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

就算是再多的产量,再得天独厚的条件恐怕也不能是如此吧。

不管怎么计算,李凌都只能给这个行为算出一个结果,那就是入不敷出。

毕竟归墟大陆上那么多人,怎么可能让每一个人都如此呢。

就在李凌纠结的时候,那名弟子不耐烦地说:“快点,烧香不烧香,不烧香的话就赶紧走开!”

李凌觉得自己并不能贸然就这么烧香,如果真的开始烧香的话,他说不定会被算计到。

哑哑也觉得奇怪,她则是拉着李凌到别的地方转一转。

见李凌不烧香,那弟子还满脸嘲讽地说:“哼,傻子,这么好的机会都不用,真是傻。”

或许是傻吧。

但是李凌如果都能算作是傻的话,其他人得是什么样子呢。

就是因为李凌太过于聪明,所以才会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

果不其然,真的让李凌发现了。

此刻正好又有一群人在下跪烧香,李凌盯着他们看了一下。

所有的动作都没有任何不对劲,唯有在磕头的那个瞬间,他们的额头触及到了一块地砖。

对,就是那块地砖!

竟然是金色的!

一开始李凌以为是天山为了让人觉得尊贵所以才用金色,现在他总算是发现有些不太对劲了。

那块金色的地砖在用额头触碰的时候便会吸走人的寿命!

没错!吸走寿命!

当然,并不是说完全给人弄死。

而是吸走十年!

难怪他们这么大方,难怪每个人来烧香一次都会给一颗元灵丹。

难怪他们只让每个人来五次!

原本李凌还觉得奇怪,现在他终于找到了原因。

用十年寿命去换一颗元灵丹,这不是傻子才会做的事情么!

只可惜老百姓们并没有这个概念,所以他们真的完全不知道。

每个人最多只让来五次,也就是五十年的寿命。

天山为了掩人耳目不被发现,所以尽可能地杜绝了人们在过来烧香的时候当场死亡。

完蛋,真是有些完蛋。

李凌都没有想到天山这样的名门正派竟然做此等恶毒的事情。

哪怕是李凌这种魔头也做不出来这种恶毒的事情吧。

服了,他真的是服了。

尽管李凌很早就知道所谓的名门正派并非真的跟传说当中一样。

但是他是真的没想到这帮家伙竟然用这种方法来吸取人们的寿命。

寿命有很大的作用。

尤其是放在天山的手里更是有妙用。

不论是拿来炼药也好还是拿来炼器也好。

总归作用有很多。

几万年下来,不知道有多少平民百姓就这样非常无知地把自己的寿命交了出去。

更为可恶的是,他们竟然还让老百姓们对他们感恩戴德。

无耻!

卑鄙!

李凌见惯了许多邪门歪道,也没有见过如此无耻卑鄙的门派。

就是不知道天山的这种行为是掌门授意的还是仅仅是一个堂主让做的。

若是掌门授意,那么天山恐怕就是天下最大的邪门歪道了吧。

李凌一边摇头一边对哑哑说:“这里的百姓可真是苦啊。”

哑哑还一脸懵懂。

虽然她也觉得不太对劲,但她当然看不出来里面的门道。

李凌说:“百姓磕头一次便会被吸走十年的寿命,代价只是换取一颗元灵丹,可曾见过这么悲惨的百姓?”

哑哑被吓得捂住了嘴。

“怎么可能!”

哑哑是妖,但是她根本就想不到会有这种情况发生。

在她的脑海里,就算是道貌岸然的正道门派也应该做点道貌岸然的事,总不能这个样子吧。

但是事实证明,他们真的就是这个样子。

“我不会骗的,他们真的就是这么恶心。”

李凌原本只是非常随意地对哑哑说这种话。

但是这番话却被一个天山弟子给听到了。

“给我站住!为何要诬蔑我们天山!”

就在这个时候,那弟子突然走到李凌面前。

虽然他并没有完全听到李凌在说什么,但是他可以确定李凌在诬蔑天山。

所谓诬蔑,是无中生有,是空口无凭。

然而李凌在面对这一切的时候都眼睁睁地看着呢,怎么能叫诬蔑呢。

在这种情况下。

那名弟子看似好像是不想放过李凌。

李凌只是笑笑。

“如果自己也没发现的话,那是眼拙,如果知晓一切的话还如此,那就是心黑了。”

其实李凌也不好确定这名弟子到底知道还是不知道。

但是他觉得应该知道吧。

如果连这都不知道的话那可就有些不太好了。

偏偏那弟子也不辩驳,却直接降罪。

“竟敢诬蔑我们天山,一定是其他势力派来的奸细!”

得,他一句话就把李凌说成是奸细。

从某种角度上来讲,李凌确实是奸细,不过他并非没什么事情。

难不成连一点真实都不能说出来了吗。

对方看样子好像一点也不给李凌机会。

“来人啊!赶紧把这个奸邪之徒抓起来!”

好吧,李凌仅凭一句话便激怒了天山弟子,没一会,他便被一堆人围了起来。

这种经历李凌都不知道该如何形容。

要不要爆发?

眼前的人不过开元境界,李凌想杀就杀,但是杀了之后的事情就不太好说了。

哑哑则是挡在李凌身前,她怒目看着这些家伙。“们要干什么!”